• 网站首页
  • 关于唯爱
  • 服务项目
  • 金牌员工
  • 口碑见证
  • 合作伙伴
  • 万博max手机客户端百科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万博max手机客户端百科

    时间:

    护工需求量增加 干成啥样靠的是良心

      10月29日是“世界卒中日”,数据显示,全球每6秒就有一人因脑卒中而死亡。在中国,脑卒中患者年轻化趋势明显,病人存活人群中80%留有不同程度的残疾,表现为偏瘫、失语、吞咽障碍等。
      对于这些被致残的患者,除了神经科医生的抢救治疗、康复科医生的竭力康复,背后还有一群全天24小时待命、每天忙碌于医院各个角落的护士和护工。山大二院神经内一科护士长王淑慧介绍说,护士和护工除了日常护理工作,经常还要扮演家人的角色,给予病人连子女都难随时付出的关爱。
    每两小时翻一次身 这是个重体力活
      “一二三,起!”山大二院至善楼18楼,神经内一科病房监护室内,两名护士和两名护工分别站在偏瘫患者小崔两侧,四人同时喊着号子,两人往左侧拉着小崔,对侧的另外两人则负责推送,然后,右侧负责推送的护理人员迅速为他整理床铺、垫上翻身垫,防止褥疮的产生。
      四个人为一个人翻身,看似阵仗十足,但其实,这是神经内科护士的工作常态。因为小崔重达200多斤,脑梗后一侧肢体不能动,为了防止他长期卧床产生褥疮,护士和护工需要每两小时就为他翻一次身。
      “这是我们最基本的工作。”山大二院神经内一科副护士长尤慧芳从业已经20多年了,工作以来就一直为脑卒中患者做护理。由于糖尿病、高血压、高脂血症等“三高”是导致脑卒中的罪魁祸首,所以这里的患者体重普遍偏重,“160斤以上的患者在我们科室一抓一大把。”尤慧芳说,病房里一半以上的患者体重都超标了,比较瘦的基本都是多次复发脑卒中的患者。
      由于80%的脑卒中患者都留下了不同程度的功能障碍,所以面对无法控制自己肢体行动的大体重患者,每两小时就要为他们翻一次身对于护士和护工来说确实是个重体力活。
      长期为肢体不受自己支配的患者翻身,随之而来的是每名护士和护工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腰部疾病。“腰椎间盘突出,我前两天刚买的护腰,上班就戴着,要不这一天根本撑不下来。”尤慧芳说,同事们没有腰好的。
      工作仅5年的神经内一科护师胡莉莉也已经出现了腰酸、腰疼等症状。“上一天班,回家恨不能就瘫在沙发上,什么也不想做。”在神经内一科普通病房的胡莉莉照顾的患者病情要轻一些,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的工作就轻松。每两个小时翻一次身的规定照样要遵守,只是在普通病房可以有家属陪护,她多是和家属一起配合为患者翻身。
    护工说做这一行是个良心活儿
      和护士情况不同,在医院的各个角落还“飘”着一个重要群体——护工,他们常常被人忽视,病人家属却又离不开他们;他们常常被人说收入过高,背后的付出却异常艰辛;他们常常陪护在病床前,给予病人连子女都难随时付出的关爱。
      护工尚雅琴从事这行已经很多年了。工作时间久了,尤其是照顾脑卒中后遗症患者多年,尚雅琴也见过不少“患者家属众生相”。面对没有亲属陪护的患者,他们除了日常护理,还要承担着亲人陪伴的重担。
      64岁的范女士因为脑出血后遗症出现偏瘫,第一次发病是在两年前,就在今年10月,她再次发病住进山大二院。由于已经卧床两年,家人对她的照顾也不太到位,大小便无法自理,这次来到医院时,会阴部还存留着一些污秽,导致有些腌烂。“最难清理的就是他们每次来的第一天。”尚雅琴说,范女士不是她见到的第一例这种情况的病号,这种患者在第一次到达医院时,往往需要3—5盆水才能清洗干净。
      “做我们这行,是个良心活。”尚雅琴说,很多脑卒中患者大小便无法自理,且大部分都有便秘,她就戴上一次性手套为患者抠便。也有的家庭因为老伴儿也有病、孩子有工作无法陪床,不得已请来护工,但是护工们做多做少、是否用心用力完全都是各凭良心。
    患者的一句感谢让她心里热乎乎的
      李女士在山大二院神经内科监护室内住院,她的女儿非常满意尚雅琴的护理,“挺好。我妈上次犯病住院是在外面找的护工,一天200元,后来讲到一月5500,我们家管吃。但是对方还挑吃挑喝,有一次我们发现她和别的护工在走廊外面聊天,也不好好守着我妈。”李女士的女儿说,她家也不富裕,老爹在企业退休,一个月三四千元的退休金,现在耳朵有些背,眼睛还看不大见,“能自理就不错了,根本不能靠他照顾我妈。”
      李女士女儿今年47岁了,“我年轻就下岗了,现在在一个店里打工,儿子明年要结婚,今年刚买了房子,我和孩子他爸得干活挣钱帮孩子还房贷啊。”李女士还有个儿子,情况也和妹妹类似。“我们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老妈这里实在照看不上。”李女士的女儿说,上次母亲住院时,她到后期才发现由于护工照顾不到位,很少给母亲擦洗且忽略了手部,李女士的手上都起了一些脏东西。
      “这次在山大二院住院就没这样,护工是医院推荐的,确实不错,虽然不是一对一护理,但是价格便宜,护理的反而比我们之前找的那个护理得好,更上心。”李女士说,他们要求不高,只是希望护工能好好对待母亲。发现山大二院神经内科的护士和护工照顾得都很好,李女士每次来都会主动表示感谢。这也让尚雅琴心里热乎乎的。
    或多或少都受过委屈 最渴盼被理解
      其实,不管是护士还是护工,在日常工作中,他们都或多或少遇到过委屈。
      “我们的病房要求定期开窗通风,这也是预防院内感染的一种有效途径,但是之前就遇到家属要求不能开窗。”尤慧芳说,长期卧床发生肺部感染的情况较常见,之前一位患者出现了肺部感染,家属来看望时正好开着窗子,家属就认为是开窗吹风导致的自己亲人出现了发烧,“我们开窗通风都是在上午10点之后和下午4点之前的高气温时间,而且那位患者也不是最靠窗的床位,但是家属强烈要求,我们也没办法。”她说,工作中类似的责备不胜枚举,这在他们眼中都是小事。但就在不久前,一名护工就因为帮助患者吸痰时帮助患者拍打后背,以方便其痰液快速被吸出,却最终被家属误认为护工打了患者,导致家属一下子就把护工的鼻子打出了血。
      “虽然最终这名家属也去了派出所,但是我们那名护工也是挨打了。”尚雅琴说,他们最渴盼的就是家属的认可和理解。胡莉莉笑称,“工作中努力付出,却不被理解,受了委屈肯定心里不舒服,但我们只能回家把气撒到家人身上,面对患者仍然要笑脸相迎。”

    部分图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